天天拍天天干天天插我_男人边摸边吃奶边做视频_最新免费电影_老色批aⅴ无码一区二区三区

上饒新聞網(wǎng)

上饒新聞APP 上饒日報抖音 上饒發(fā)布 數字報刊 大美上饒
首頁(yè) > 健康 > 正文

醫院共享床位需破解哪些難點(diǎn)?

2024-06-27 09:50:00  |  來(lái) 源:北京青年報  點(diǎn)擊:

在醫療資源富集的北京,一些大型三甲醫院床位資源常供不應求,患者入院往往需要排隊等待。如何將有限的床位資源最大化地利用起來(lái)、縮短患者入院等候時(shí)間?今年3月,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印發(fā)《北京市2024年改善醫療服務(wù)工作方案》,其中首次正式提出,今年將以市屬三級醫院為重點(diǎn),啟動(dòng)試點(diǎn)“全院一張床”管理,鼓勵有條件的醫院對住院床位統一管理,確保有限的床位資源得到充分利用,緩解患者“住院難”。所謂“全院一張床”,就是醫院哪里有床患者住哪里,讓醫生跟著(zhù)患者跑,各科室床位成為流動(dòng)的共享資源。北京青年報記者走訪(fǎng)發(fā)現,目前本市已有部分醫院開(kāi)展該項試點(diǎn),也有的醫院在“觀(guān)望”。改革非易事,醫療質(zhì)量如何保證?跨專(zhuān)業(yè)護理能否接得???各部門(mén)參與積極性如何提升?新機制“牽一發(fā)而動(dòng)全身”,實(shí)踐中尚有諸多難點(diǎn)需破題。

多家醫院“試水”設計整套制度

6月20日15時(shí),大興區人民醫院三層的胸外血管外科病區內,陳女士剛輸完液正躺在病床上休息?!白蛱焐衔鐏?lái)醫院復查,發(fā)現轉氨酶指標偏高,下午就住院了,得通過(guò)吃藥、輸液把轉氨酶數值降下來(lái)?!标惻炕加形赴?,需定期來(lái)大興區人民醫院腫瘤內科復查,但當日腫瘤內科病區床位已滿(mǎn),而胸外血管外科還有空床,陳女士得以順利住院。

對于大興區人民醫院胸外血管外科護師鮑佳竹來(lái)說(shuō),“共享床位”已經(jīng)是工作日常,她所在的病區共有30張床,當日有6張處于共享狀態(tài),收住了來(lái)自泌尿外科、腫瘤內科、急診等不同科室的患者。護士站每日都會(huì )記錄“共享床位”的情況,雖然這些來(lái)自外科室的患者病情相對穩定,但依然會(huì )得到值班護士的“格外關(guān)注”,每日至少進(jìn)行兩次病房巡視,并嚴格按照醫囑對患者采取治療措施。

北青報記者在走訪(fǎng)中發(fā)現,部分醫院已就床位統一調度開(kāi)展多年探索,大興區人民醫院自2018年開(kāi)始實(shí)行“全院一張床”,由醫務(wù)科負責床位調配,優(yōu)先保證急危重癥患者入住。清華大學(xué)附屬北京清華長(cháng)庚醫院也已經(jīng)試點(diǎn)了10年時(shí)間,專(zhuān)門(mén)成立病房管理委員會(huì )、設計了一整套制度,由住院中心統一調度床位。

醫院床位設定一般根據實(shí)際需求進(jìn)行測算,部分科室往往有著(zhù)季節性的“忙閑規律”,比如秋冬季節是呼吸道疾病的高發(fā)期,呼吸科往往相對繁忙。此外,每日病人入院需求數量也不同,有的科室當天可以收滿(mǎn),有的則有空缺,跨科室收住患者能動(dòng)態(tài)調配資源,可有效提高床位使用效率。

床位分配遵循“就近原則”

相較于傳統的由各科室“掌管”床位調配的模式,“全院一張床”打破科室之間的壁壘,床位成為醫院的公共資源,實(shí)行統一調度,讓醫生跟著(zhù)患者跑。在這一模式下,患者仍主要由專(zhuān)科收治,實(shí)行主診醫師負責制,只是病床位置不再固定。在病床分配上并非隨意混住,目前,各醫院的模式基本遵循“就近原則”,即將患者收住到相似的專(zhuān)科或位置相近的病區,以保證治療質(zhì)量和安全。

試點(diǎn)的效果有目共睹。據大興區人民醫院副院長(cháng)袁景林介紹,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探索,全院1100張床中,每天有20張到30張床處于“共享”狀態(tài),全院床位使用率達96%左右,尤其是針對急診的效果立竿見(jiàn)影,“以前急診搶救室和留觀(guān)室的患者滯留時(shí)間相對較長(cháng),可能需要兩三天才能有床位,現在搶救室出來(lái)的病人不超過(guò)10小時(shí)就能找到床位,留觀(guān)室的患者不超過(guò)20個(gè)小時(shí)?!?023年,該院通過(guò)床位統一調度解決了1900人次患者的住院需求。在北京清華長(cháng)庚醫院,2014年建院之初就在推行“全院一張床”,在保證婦產(chǎn)科、兒科、ICU等特殊科室床位的基礎上,讓全院855張普通床位全部納入調度平臺,床位使用率達到100.5%。

試點(diǎn)不是“一刀切” 邊摸索邊總結經(jīng)驗

根據市衛健委今年3月印發(fā)的《北京市2024年改善醫療服務(wù)工作方案》,本市正式提出試點(diǎn)“全院一張床”管理,要以市屬三級醫院為重點(diǎn),設立或指定專(zhuān)門(mén)部門(mén)作為全院床位收治管理機構,利用信息化技術(shù),加強床位統一管理,提高床位使用效率。針對這一試點(diǎn)的初衷,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(fǎng)了市衛健委相關(guān)負責人,該負責人表示,之所以推出這項試點(diǎn),就是瞄準入院難題,解決科室床位“忙閑不均”,提高床位使用效率?!拔覀儧](méi)有強制性地‘排工期’,不是‘一刀切’,而是鼓勵有條件的醫院根據自身實(shí)際情況去嘗試?!?/p>

該負責人還表示,關(guān)鍵要做好對病人的管理,即醫療質(zhì)量安全的問(wèn)題?!笆紫戎鞴茚t生要到位,醫院應同步完善跨科收治患者的管理制度和科室職責,避免出現管理盲區。其次,涉及到跨學(xué)科收治,患者治療可能又需要專(zhuān)科護理,如何保證護理質(zhì)量是關(guān)鍵。關(guān)于試行過(guò)程中所涉及的科室績(jì)效問(wèn)題、激勵機制問(wèn)題,也需要進(jìn)行相應的調整和設計,實(shí)現良性循環(huán)?!?/p>

“目前,本市‘全院一張床’試點(diǎn)工作是邊摸索、邊觀(guān)察的過(guò)程,我們會(huì )根據各醫院試點(diǎn)情況考慮下一步的具體方案,希望能夠總結出一套經(jīng)驗來(lái),最終目的是更好地提升管理效能、改善患者就醫體驗,真正讓老百姓獲益?!痹撠撠熑苏f(shuō)。

核心

難點(diǎn)一:如何避免出現監管盲區?

跨科室巡診責任壓實(shí)到人

醫療服務(wù)涉及患者生命,北青報記者在走訪(fǎng)過(guò)程中發(fā)現,“全院一張床”意味著(zhù)跨科室巡診、跨區域護理,如何保證診治規范?如何實(shí)現醫生對患者及時(shí)處置?這是實(shí)踐中醫院所面臨首要的,也是最為艱巨的挑戰。目前,各試點(diǎn)醫院基本建立了接診醫生負責制,跨科室收治的患者治療由接診醫生主責,醫師跟著(zhù)患者走,醫生隨時(shí)到患者所在科室查房,而護理工作則由所在病區護理隊伍統一管理。

一位業(yè)內人士向北青報記者透露,外地確實(shí)有不少醫院在實(shí)行床位統一管理,但也出現過(guò)漏洞,即患者主責科室和床位所在科室“兩邊都沒(méi)管”,主責科室醫生沒(méi)能及時(shí)跟進(jìn),而床位所在科室的醫生又認為這不是自己的患者,從而出現“漏管”現象。如何處理好管理上的銜接問(wèn)題,確實(shí)令一些醫院管理者猶豫,需做好制度設計。

“誰(shuí)的病人誰(shuí)負責,保證醫療安全是刻在醫生骨子里的責任感,自己的患者得隨時(shí)照顧到,每天至少查房?jì)纱??!弊詫?shí)行“全院一張床”后,大興區人民醫院腫瘤內科副主任醫師郝瑋不敢放松,尤其對于收治在其他科室的患者,她會(huì )格外上心。

作為大興區為數不多的三級綜合醫院,該院的腫瘤內科承載著(zhù)城南地區大部分腫瘤患者的治療工作,這一科室也是該院最為繁忙的科室之一,免不了時(shí)常向外科室求尋求床位共享。在郝瑋看來(lái),跨科室收住關(guān)鍵是保證患者安全,主診醫生的責任必須擔起來(lái)?!安∏閲乐氐?、第一次前來(lái)放化療的患者,我們會(huì )盡可能收在本科室,病情相對穩定的患者,如果沒(méi)有床位,我們會(huì )在征求患者同意的基礎上收治到就近科室?!贬槍υ谕饪剖沂罩蔚幕颊?,郝瑋和同事們會(huì )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留給患者,方便保持溝通。如果有緊急情況,所在病區的護士會(huì )跟醫生及時(shí)聯(lián)系,確保醫生第一時(shí)間趕過(guò)去。

此外,各醫院在實(shí)踐過(guò)程中,基本按照病情的輕重緩急來(lái)確定入院排床的順序。以北京清華長(cháng)庚醫院為例,在保證急診和急危重癥患者救治的基礎上,對于門(mén)診擇期入院的患者,明確四級手術(shù)患者、微創(chuàng )手術(shù)患者等匹配三級公立醫院定位的患者優(yōu)先收治。面對緊急情況,該醫院也有兜底保障機制,專(zhuān)門(mén)組建了緊急醫療救護快速反應小組。小組由重癥醫學(xué)科、急診科、麻醉科、呼吸治療科、護理部等相關(guān)人員組成,保障病區危重癥病人搶救。

為了加強跨科患者收治管理,首都醫科大學(xué)附屬北京朝陽(yáng)醫院也建立了跨科收治管理制度,優(yōu)化患者收治流程,建立跨科患者管理臺賬,使跨科患者收得進(jìn)、轉得出。

難點(diǎn)二:如何打破科室管理床位的固有觀(guān)念?

創(chuàng )新獎懲機制 激發(fā)收治患者積極性

北京清華長(cháng)庚醫院在2014年剛開(kāi)業(yè)時(shí)就試行了床位統一管理,“確實(shí)有不少反對聲”,北京清華長(cháng)庚醫院行政總助聶廣孟回憶,“當時(shí)各科基層和骨干醫師來(lái)自不同的醫療系統,床位分配給各個(gè)科室獨立管理的理念已根深蒂固,要挑戰這種傳統并非易事?!?/p>

目前,國內大部分醫院采取傳統的科室支配床位的模式,醫院的床位資源掌握在各科室手中,患者的收住情況事關(guān)科室績(jì)效,進(jìn)而影響醫生收入。一位來(lái)自本市某三甲醫院的醫生向北青報記者透露,該院也在部分科室試行“全院一張床”,但要將有限的床位資源共享出去,無(wú)疑是動(dòng)了本科室的“奶酪”。該醫生在向外科室尋求共享床位時(shí)并不順暢,還得常??俊八⒛槨苯璐参?。

“政策初衷是好的,但由于缺乏有效的激勵機制,會(huì )影響科室參與這項改革的積極性。比如胸外科要去普外科共享一張床位,意味著(zhù)普外科少了一張床,失去了一個(gè)收住患者的機會(huì ),便會(huì )影響科室的獎金。為防止被其他科室占用,普外科可能會(huì )降低收住院的標準,將本科室的空床先占上。比如一個(gè)摔傷的患者本該回家靜養,但這種情況下也被收治入院,導致床位浪費。有的醫院可能會(huì )給共享床位的科室設置獎勵,但倘若獎勵力度不足,不如本科室自己做一臺手術(shù)的績(jì)效,那么科室參與的積極性便提不起來(lái)?!痹撫t生說(shuō)。

已開(kāi)展試點(diǎn)的醫院如何解決激勵機制的問(wèn)題?大興區人民醫院副院長(cháng)袁景林告訴北青報記者:“首先必須在全院統一觀(guān)念,床位是醫院的公共資源,而非科室所有。其次,床位共享的前提是本科室收不滿(mǎn),必須將空床位貢獻出來(lái)。如果不具備入院條件就將患者收入,一旦查到科室會(huì )被重罰?!痹诳?jì)效方面,該院醫生的醫療單元和護士的護理單元拆開(kāi)計算,醫療項目的績(jì)效歸主責科室,護理項目績(jì)效則歸所在病區的護士團隊,對于醫生來(lái)說(shuō)是多勞多得。如果科室明明有空床卻拒絕共享怎么辦?“我們有薪酬考核規范,拒絕一次扣1分,這會(huì )直接影響科室績(jì)效。剛開(kāi)始大家確實(shí)會(huì )想辦法推諉,但現在沒(méi)有了,因為不共享確實(shí)會(huì )被罰?!?/p>

北京清華長(cháng)庚醫院的薪酬體系則另辟蹊徑。聶廣孟表示,該院實(shí)行的是與主診醫師負責制相匹配的醫師費制度,醫生“按勞收入”,醫生從自身為患者所提供的專(zhuān)業(yè)勞動(dòng)中獲得收入,比如開(kāi)展了多少次門(mén)診、手術(shù)、檢查等等,是個(gè)多勞多得、優(yōu)勞優(yōu)得的機制,醫生績(jì)效與科室收入、藥品、耗材等環(huán)節無(wú)關(guān)。醫師費制度與收入院患者的數量和質(zhì)量均密切相關(guān),可以讓醫生更加專(zhuān)注于服務(wù)患者,激發(fā)了臨床醫師收治患者的積極性。

剛開(kāi)始試行時(shí),北京清華長(cháng)庚醫院也確實(shí)出現過(guò)一些科室故意降低收住院標準“占床”的現象,聶廣孟表示,醫院會(huì )重點(diǎn)關(guān)注床位使用效率和質(zhì)量,專(zhuān)科優(yōu)先收治四級手術(shù)、微創(chuàng )手術(shù)、病例組合指數較高等病種,從患者收治角度保證了急難重癥病人的優(yōu)先收治?!耙圆±M合指數為例,這個(gè)數值會(huì )反映一個(gè)科室的醫療服務(wù)難度系數,如果指數在下降,則說(shuō)明可能降低了收治標準,這會(huì )影響到科室的考核成績(jì)?!?/p>

難點(diǎn)三:面對專(zhuān)業(yè)壁壘 護理如何“接得住”?

統一操作標準 開(kāi)展護理培訓

從護理的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,“全院一張床”模式對跨病區護理人員的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能力要求較高,不同科室之間的病情觀(guān)察和疾病常規不盡相同,專(zhuān)科操作也存在較大差別,如何提升護理水平?現有護士團隊的服務(wù)能否跟上不同病種的護理需求?

大興區人民醫院腫瘤內科副主任醫師郝瑋表示,該院一般病區護理團隊的護士都能掌握常規護理,比如基本的輸液、用藥等。但一些特殊的操作,如配置化療藥物等關(guān)鍵環(huán)節,一般會(huì )在本病區內由專(zhuān)科護士完成。不過(guò)大興區人民醫院護理團隊也在持續開(kāi)展培訓。據該醫院胸外血管外科護師鮑佳竹介紹:“因常常要收治來(lái)自急診、腫瘤、泌尿外科等科室的患者,每個(gè)月我們都會(huì )開(kāi)展針對腫瘤、化療方面的培訓,大家都在不斷適應和學(xué)習?!?/p>

也有部分業(yè)內人士從護理角度對“全院一張床”模式的可操作性提出質(zhì)疑。一位來(lái)自本市某三甲醫院的醫生告訴北青報記者,不同學(xué)科對護理等級要求有差異,尤其是一些強專(zhuān)科的醫院,護理要求較高,“全院一張床”的情況下,外科室很難達到與本科室同等的護理水平?!半S著(zhù)醫學(xué)的發(fā)展,科室專(zhuān)業(yè)分得越來(lái)越細,護理也需要專(zhuān)業(yè)度。以神經(jīng)系統疾病為例,同樣是一家醫院的神經(jīng)內科,可能會(huì )涉及到腦血管疾病、認知障礙、運動(dòng)障礙等多種疾病,腦血管病的護理團隊可能不太了解帕金森和運動(dòng)障礙疾病?;颊咝g(shù)后出現了頭疼,到底是正常術(shù)后反應還是感染了?出現了精神癥狀怎么辦?外科室的基礎護理團隊可能很難處置這些專(zhuān)業(yè)的疾病?!币虼?,該人士認為,某大類(lèi)學(xué)科內部或可實(shí)現床位調劑,但跨學(xué)科推行起來(lái)難度很大。

北京清華長(cháng)庚醫院護理部高鳳莉主任認為,醫院開(kāi)展“全院一張床”的管理模式,一個(gè)病區會(huì )收治不同疾病種類(lèi)的患者,護理團隊確實(shí)面臨了不少挑戰?!暗@也是我們成長(cháng)和進(jìn)步的機會(huì ),因此我們會(huì )斷提高護士的專(zhuān)業(yè)能力,護理也需要終身學(xué)習?!痹谑罩尾∪藭r(shí),會(huì )考慮學(xué)科之間的相關(guān)性,有主專(zhuān)科疾病種和順位專(zhuān)科疾病種,“呼吸科的順位科室是同為胸部區域的胸外科,病區在定期組織跨學(xué)科的護理培訓課程時(shí),護士需要學(xué)習并掌握順位專(zhuān)科疾病種的基本知識和護理要點(diǎn)”。

此外,該醫院護理部會(huì )制定全院統一標準操作程序,包括疾病照護層面和護理操作層面,確保每位護士都能夠按照一致的標準進(jìn)行疾病照護和護理操作。遇到特別復雜的情況,則有護理會(huì )診機制解決。

難點(diǎn)四:工作量增加是否給醫生增負擔?

“沒(méi)床位時(shí)我們也替患者著(zhù)急”

除了擔心醫療質(zhì)量和安全之外,業(yè)界也有聲音表示,跨科收治意味著(zhù)醫生需要管理的病人數量增加了,而且醫生得奔波于不同科室,醫療行業(yè)本就壓力大,這是否給醫生帶來(lái)了更大的工作量?

在采訪(fǎng)中,大興區人民醫院腫瘤內科副主任醫師郝瑋告訴北青報記者,以前只管理自己科室的一個(gè)病區時(shí),走幾步就到了,而且與本病區護士配合多年比較默契,各種檢查器具都會(huì )提前備好。但跨科室收治要到別的科室做穿刺時(shí),需要自己把藥物、器械準備好帶過(guò)去,缺了東西還得折返回來(lái)?,F在病人分散在不同的科室,醫生自然要跑動(dòng)起來(lái),多的時(shí)候得跑六七個(gè)科室,郝瑋和同事們將自己的工作狀態(tài)描述為“周游列科”,每天的步數輕松過(guò)萬(wàn)。不過(guò),郝瑋表示,因為動(dòng)線(xiàn)設置比較科學(xué),臨近的病區走幾步就到了,查房也很順暢。

在郝瑋看來(lái),這或許是一種未來(lái)的新常態(tài),是一種很有意義的轉變?!耙郧吧蠈W(xué)、實(shí)習的時(shí)候,習慣了過(guò)去的醫院管理模式,想著(zhù)怎么可能跨科室收治?但現在這種模式真的運作起來(lái),能靈活地收治病人,非常有價(jià)值。在試點(diǎn)之前,我們科室床位不夠,重癥病人出不了院、需要化療的病人進(jìn)不來(lái),每天得琢磨怎么安排床位,病人著(zhù)急我們也跟著(zhù)著(zhù)急,心理壓力很大。但現在有床位需要就對接醫務(wù)科,不用操心協(xié)調床位的事了,我們可以專(zhuān)心救治病人?!?/p>

聶廣孟也表示,如今,北京清華長(cháng)庚醫院的醫生基本都認可“醫生跟著(zhù)患者走”的工作模式,也適應了這種工作節奏。經(jīng)測算,2023年,該醫院醫生日均住院工作負擔為每位執業(yè)醫師1.31個(gè)床日,低于全國平均水平?!斑@個(gè)數字越小說(shuō)明醫生負擔越小、效率越高。我們在不斷升級信息系統,從最初的需要手動(dòng)挨個(gè)查找空床,到現在加入了算法模型,已經(jīng)可以根據患者病情的輕重緩急以及床位資源情況自動(dòng)給醫生推介床位,極大提高了工作效率?!?/p>

記者手記

改革遇到“硬骨頭” 需要勇氣和智慧

圍繞群眾看病就醫的急難愁盼,北京這幾年新動(dòng)作不斷,我們很欣喜地看到,越來(lái)越多的醫院在勇敢地革新,探索“全院一張床”。讓醫生跟著(zhù)患者跑,其背后是服務(wù)觀(guān)念的轉變和效能的提升。小小一張床位,對一家醫院來(lái)說(shuō)可能是上千張床位中的“千分之一”,但卻是患者的“百分之百”。正如大興區人民醫院的郝瑋醫生所言:“對于急危重癥患者,一張床可能意味著(zhù)生命的延續;對于腫瘤化療患者而言,這張床位則是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安慰?!?/p>

目前北京各大三級醫院本身床位資源供不應求,要在各科室極為緊張的資源中協(xié)調出幾張床位,好比在“螺螄殼里做道場(chǎng)”,考驗著(zhù)醫院的精細化管理水平,這需要建立起完善的制度和流程,保證醫療服務(wù)質(zhì)量,同時(shí)也需要打破傳統、創(chuàng )立新規。

在市衛健委大力號召試點(diǎn)的過(guò)程中,這種模式的推廣也要考慮對不同類(lèi)型醫院的適用性。有的大型三甲醫院本身床位資源已經(jīng)十分緊張,很難有空床,而有的小醫院則收不滿(mǎn),試點(diǎn)工作不能“一刀切”,也不能盲目上馬。另外,換個(gè)角度思考,除去一些季節性疾病的因素,科室“忙閑不均”是否也說(shuō)明床位編制的科學(xué)性有待提升?這點(diǎn)或許需要各醫院更加細致地謀劃。

面對醫學(xué)學(xué)科更加細分的未來(lái),如何讓護理質(zhì)量真正跟得上跨科室收治的需求?醫院的信息化建設如何更好提升服務(wù)效能?傳統科室床位管理模式下,轉型時(shí)期如何破除阻力……各環(huán)節都需要醫院管理者做通盤(pán)考量。

隨著(zhù)老齡化時(shí)代的到來(lái),僅采用“床位共享”可能無(wú)法從根本上緩解三級醫院床位資源緊張的現狀。在采訪(fǎng)過(guò)程中,北京清華長(cháng)庚醫院行政總助聶廣孟給出了自己的思考,他建議床位統一管理政策向“院前”“院后”雙向擴展:“院前”擴展即進(jìn)行醫保支付改革,建議基本醫療保險將院前檢查部分納入住院醫保支付范圍,實(shí)現術(shù)前檢查等非必須住院項目可在門(mén)診完成、同時(shí)納入住院費用報銷(xiāo),縮短術(shù)前住院日,減輕患者經(jīng)濟壓力;“院后”擴展即增強醫聯(lián)體上下轉診力度,切實(shí)保證術(shù)后康復、慢性病維持等患者的順利下轉,提升三級綜合醫院床位流動(dòng)性,進(jìn)而增加床位使用效率及質(zhì)量。

改革從來(lái)不會(huì )一帆風(fēng)順。一位來(lái)自一線(xiàn)的醫生表示:“能做的小修小改我們都已經(jīng)在做了,但真正要啃硬骨頭的時(shí)候,是需要勇氣和智慧的?!?/p>

每日推薦